人工智能技术竞赛:中美争夺大数据主导权

更新于 2018年05月16日

本文主要内容:成为人工智能世界强国需要三个条件:先进的算法(机器学习、深度学习)、专业的计算硬件(云计算、量子计算、人工智能芯片)、…

主要内容

成为人工智能世界强国需要三个条件:先进的算法(机器学习、深度学习)、专业的计算硬件(云计算、量子计算、人工智能芯片)、大量数据。美国的优势在前两项,中国的优势在第三项。

在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,美国财长努钦率七人团访华谈判前夕,有媒体把中美之间的AI竞争渲染为一场“军备竞赛”。

《金融时报》5月1日报道称,这场竞赛的高地,就是大数据。

报道称,中国在AI方面的进步使美国产生焦虑,因为其“技术例外主义”似乎受到了威胁,美国国土安全部官员表示,“美国认为,此类技术具有巨大变革意义,占据领先地位的国家不仅能够拥有经济或技术优势,而且还将拥有国家安全优势。”

报道还提到,中国的人口基数和实用主义精神,使大数据应用的尝试在这里有更广阔的天地,相关人才正向中国流动。中国明确的国家政策,也比美国更有优势。

不过报道也提到,美国的技术优势并不会“一夜之间消失”。

报道称,基于大量中国数据训练出的人工智能算法,即将影响美国人的生活。

人工智能初创公司依图总部位于上海,以“AI+安防”概念起家,该公司去年在美国的两项人工智能竞赛上摘得脸部识别技术的桂冠。

《金融时报》称,该公司吹嘘的“覆盖超过15亿人的全球最大肖像系统”是通过中国执法部门收集的数据建立的。

目前,依图正在美国寻找客户,该公司硅谷研究团队负责人吴双说,“这项技术有很多种应用。”

总部位于深圳的码隆科技(MalongTechnologies),同样基于大量中国数据训练其图像识别算法——该公司通过分析成千上万张来自时装秀场的照片,为服装行业客户分析时尚趋势。码隆科技称,该公司正在美国电商领域试用这项技术。

码隆科技首席技术官马特•斯科特(Matt Scott)表示,“中国的关键优势就是规模——更多人、更多数据、更多企业。”

斯科特曾是微软的研究员,后来到中国,与人合伙创办这家公司,他说,“在中国获得这些数据后,我们就可以在世界各地应用(这项技术)。”

像这样的算法,就是AI竞争中的高级兵种,在大数据时代,这将决定谁将占据经济长期领导地位。如今中国正迅速追赶,与美国争夺主导权。

0.png

AI革命,过去通常被描绘为机器人或无人攻击机代替人类执行任务。但AI革命的冲击力同样体现在一个不那么显见的领域——对海量数据的分析。能在大数据中找到规律和模式的机器学习系统,恰是今天AI技术的最前沿。

麦肯锡全球研究院(McKinsey GlobalInstitute) 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对某些行业而言,深度学习技术能够创造公司营收的9%,潜在经济价值达到数万亿美元。美国和中国是这一领域当之无愧的前两位。

麦肯锡合伙人迈克尔•崔(Michael Chui)表示,“如果你放眼全球,竞争者只有中美两个国家”。

在中国,人工智能的蓬勃发展受益于中国不断进步的基础科学研究。作为“中国制造2025”计划的核心领域之一,政府已明确提出了到2030年人工智能达到世界领先水平的目标。

与此同时,中国的进步助长了美国的焦虑——其“技术例外主义”不再被视为理所当然。特朗普政府试图发起对中国的贸易战,至少有部分是出于对中国新技术进步的担忧。

“很明显,美国政府看到,自己已置身于与中国政府的技术军备竞赛中,”美国前国土安全部(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)助理部长罗伯特•西尔弗斯(Robert Silvers)表示,“美国认为,这类技术具有巨大的革命意义,取得领先地位的国家不仅拥有经济或技术优势,而且还拥有国家安全优势。”

人工智能竞争如此激烈的原因之一在于,它与一场寻求新型军事优势的竞赛有关。AI技术可以用于企业自动客服和无人汽车,同样可以应用于同步控制无人机蜂群、分析无人设备拍回的照片等。

硅谷AI初创企业Primer的创始人西恩•古尔利(SeanGourley)表示,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主导地位可能改变战争形式,也会削弱大国已经拥有的军事优势。

他说,这可能牵涉到全球权力的重新洗牌,无论谁在AI领域做到最好,都可能在10年内处于最强势地位。

俄罗斯总统普京去年表达了类似的观点,他说,“无论谁成为这个领域的领导者,都将成为全世界的规则制定者。”

多数专家认为,美国仍具有明显的领先优势。

1.png

决定AI水平的主要因素有三:算法、硬件和数据量。

算法方面,一名谷歌高管表示,去年谷歌AI在人机围棋比赛中战胜柯洁,对中国AI界是一个“当头棒喝”,就像当年苏联成功发射人造卫星才使美国相关人员认识到差距一样。

这一观点得到中国一些人的认同。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技术负责人金榕表示,毫无疑问,美国仍是顶级技术的最大来源。在中国,人们的看法是,美国人从事基础开发,主要“搞数学”,而中国人主要搞编码和工程学。

尽管美国仍有这些优势,中国正迅速缩小算法差距。

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•艾伦(Paul Allen)的人工智能研究所(AI research institute)负责人奥伦•埃齐奥尼(Oren Etzioni)表示,当谈到中国研究机构的成果时,“统计数字肯定在急剧上升”。他还指出中国人工智能增长的其他迹象。在今年早些时候的AI阅读理解测试中,人工智能的新玩家阿里巴巴与老牌劲旅微软(Microsoft)分享最高荣誉。这是除了上文提到的图像识别之外,中国AI算法斩获的另一桂冠。

硬件开发方面,中国打造本土芯片的努力进展缓慢,需要重点推进。这一定程度上是由于美国政府从奥巴马时代开始,就一直有效阻止中资收购,特朗普主导下的政府在这方面变本加厉。

在最后一个领域,可用原始数据方面——大多数专家认为中国的人工智能优势集中于此。

《金融时报》称,中国拥有大量公民数据,并且使用起来无所顾忌,这个国家的视频监控如此普遍,因此,脸部识别技术才可以快速发展,用于制止乱穿马路和盗窃。

同时,这也受益于中国互联网的早期发展,人们在网上订餐、购物、游戏和付费如此普遍,留下了大量数据足迹,商家可以据此准确定位广告和促销。“数据密度与人口密度成正比”,一位中国AI专家指出。

报道称,如今中国对用户数据隐私的规定正在收紧,但监管尺度仍距欧洲十万八千里。欧洲走了另一个极端,他们将在本月出台更严格的隐私规定,即所谓“一般数据保护法(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)”。

在美国,脸书、谷歌和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同样掌握着大量数据,依图公司的吴双表示。

麦肯锡合伙人詹姆斯•马尼卡(James Manyika)表示,这表明,像脸部识别这样的通用人工智能应用是所有“大平台”(可能指中、美、欧等人口基数较大的经济体,观察者网注)都可以发展的。相比之下,更专业的应用可以在数据最丰富的地方得到完善。比如,在制造业方面中国正在收集更多的数据。

一些专家表示,大数据在一些监管严格、很难取得第一手具体数据的领域能够发挥作用。比如今年谷歌曾发表一项研究,可以通过视网膜血管图像预测心脏病发作的风险。这项研究在很大程度上基于英国生物银行(Biobank)从2006年开始从英国志愿者收集的数据。

然而,生物银行一共只收集了631份样本,谷歌表示,这种数据量对深度学习来说实在太小,从而降低了算法对机器进行训练的有效性。相比之下,中国医疗领域的人工智能可采集的数据样本就多得多。

只要中国有丰富的数据,那么可能产生的经济价值也就更大,这有助于吸引许多像金榕先生这样的“海归”人才回到中国。

如今,人工智能在法庭上已经代替6000多名速记员、在道路上疏导交通、在医院分析检测肿瘤,在上海的地铁站,你还可以通过与机器交谈来购票。

金榕说,在中国,人工智能的机会最多,多过任何西方国家。

阿里巴巴的高管们曾提到过一个“智慧城市”计划,能够通过计算交通流量和控制交通信号灯,大幅缩短救护车到医院的时间。

除了除了交通管理之外,智慧城市计划还有帮助人群疏导、寻找失踪儿童和老人,减少医院等待时间……等等各种应用。这也显示出中国与美国另一个不同之处:政府与私营企业之间能够大规模合作,所有大型科技公司都与政府建立了联合研究实验室。

吴双先生表示,这只是一部分,而美国缺乏这种广泛的试验机会,“总体而言,中国的科技行业现在在尝试新创意和新产品方面更具活力,他们就是在尝试更多的新事物。”

但这种精神在美国资本家身上依然存在。一位业内顶尖的硅谷风投家直言,“在中国,生意更大,机会更好。”

《金融时报》称,人工智能背后的驱动力除了经济因素之外,还有另一种强大力量:国家战略。中国主导的国家战略带来了大量的资金投入和清晰的产业政策。这也使政府与BAT,百度、阿里巴巴和腾讯——以及所有私人大公司保持紧密的联系。

美国在国家政策方面做得很少。

“在美国,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国家方向是什么?什么都没有。”一位硅谷投资者说,“政府只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。”

更糟糕的是,特朗普还试图打压移民,这令美国科技行业感到尤其不安。美国科技行业曾经吸引大量海外人才——尤其是印度和中国的工程师。苹果、脸书、微软、谷歌的云计算的人工智能部门负责人都不是美国本土出生的。

埃齐奥尼对此表示,“我们看到,越来越多的学生不再选择美国。我们正在自杀。”他提到,谷歌和微软为了吸引中国工程师,都在中国开设了人工智能研究中心。

当然,美国拥有的专业优势也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。像依图这样的公司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,因为他们相信美国西海岸仍然吸引着世界上许多顶尖的工程人才。

“硅谷一半的人工智能工程师都是中国人,”吴先生说。

文章未完,点击这里查看全文(来自中美说)